笪志刚:庚子年乙酉月乙卯日忆先父大人
2020-09-09 19:40:51
  • 0
  • 0
  • 27

2020年9月9日是庚子年乙酉月乙卯日,历书上写着宜结婚、领证、作灶、求嗣、赴任等,宜“祭祀”映入眼帘,让我立时陷入思念的漩涡打转。先父大人是两年前的今天离开我们的,岁月易逝,光阴荏苒,倏忽之间时光溜走了730天,先父大人在那边过得可好?

前日下午,与母亲喝茶聊天,母亲说梦见和父亲一起上街买菜,父亲选好了菜品却发现没带钱,还一个劲儿嘀咕,今天怎么就忘带钱了呢?母亲问我是不是父亲在那边没钱花了,托梦要钱?希望过几天阴历9月9去扫墓的时候,给父亲捎点过去。

我明白母亲的意思。但先父大人生前最不喜欢烧纸送冥币那些旧俗做法,总是说“生前不孝,都是死后瞎胡闹。”印象中,先父大人从来没有给爷爷烧过纸,都是带束鲜花什么的。母亲也是通晓事理之人,明白那些污染环境、不文明的祭扫不值得提倡,而且,母亲一直较为顺从父亲,她内心也不愿意违背先父大人生前一直秉承的理念。

我偏向于扫墓时用鲜花代替烧纸,素雅的鲜花更能体现肃穆和庄严的氛围,也能让它界的先父大人赏心悦目。安慰好母亲,决定今年用鲜花去给先父大人扫墓。今天虽然不是阴历的9月9日,但从公历角度,先父大人却是真真切切在这一天离开我们的。因此,自从2018年9月9日后,每年的9月9日就像历史上的今天一样,对我而言都是伤感的日子、敏感的日子、特殊的日子,一个无法忘却的日期。伤感缘于无尽的思念,敏感源于遍插茱萸少一人,特殊缘于一位伟人也是这一天逝去的。

思念的氛围一旦浸润周身,弥漫在整个房间,一种寄情文字忆先父大人的冲动再次喷薄而出,也给早晨开始就因哩哩啦啦的阴雨搞得情绪不佳,有些忧郁的心情找到了一个排遣的出口。

《庚子年乙酉月乙卯日忆先父大人》(诗)

庚子之春疫蔓延,

鼠年全球抗新冠。

乙酉九月染秋意,

乙卯当日愁煞人。

斜雨传书拍窗格,

先父音容显神灵。

公历九九非登高,

思念游荡盼重阳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